为了爱和梦想而坚持的人

——疼痛科医生张宏金

张宏金,73年生,现任连云港市二院疼痛科主任。张宏金本科学的是麻醉,也是因为麻醉专业而被分到市二院麻醉科,并于2002年在国内麻醉专业殿堂级的院校徐医麻醉系攻读了硕士研究生,本以为会将一生奉献给麻醉事业,可一位晚期肿瘤患者让他改变了专业轨迹,走上了现在的疼痛学之路。

踏出梦想的第一步

一次在临床工作中接触了一位晚期肿瘤伴有重度疼痛的患者,其用了很多的药物,疼痛一直控制不好,非常痛苦,请麻醉科会诊后,立即给他进行硬膜外置管,给予局麻药加吗啡进行镇痛并取得很好的镇痛效果,该患者虽然最后还是离开了,但在最后的时光里由于疼痛控制很好,一直很安详。这例病例的成功镇痛治疗在张宏金的心里种下了疼痛的种子,从此开始走上疼痛医学的道路,一发而不可收拾。

张宏金说,疼痛科独立较晚,是一个朝阳学科,2007年7月16日原国家卫生部发文批准,在二级以上医院开设“疼痛科”,为一级临床诊疗科目。至此疼痛科正式纳入医院的医疗建制。这个消息一出,引起了他的注意,疼痛科原是麻醉科的分支,也就是说,麻醉科的医生有转行干疼痛的优势,这是一次契机。

为了系统而又规范地学习疼痛的诊疗知识,2009年来到了国内最好的疼痛诊疗中心北京宣武医院疼痛科进修学习一年。一年的进修,让他大开眼界,在这里接触了疼痛科的各种疑难复杂的病种和丰富多样的治疗手段。进修结束后于2010年在二院海州院区开始正式组建疼痛科。后为了继续深造,攻读了首都医科大学疼痛医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是目前江苏省唯一的一个获得疼痛医学专业博士学位的疼痛医生。

不忘初心 信念支撑着梦想

带着高学历和满腔热情,2010年张宏金回到市二院,也因为学科建设的需要,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张宏金独挑大梁,接下了疼痛科的重担。可这头几年的病人量如同一盆冷水,将他的满腔热情浇了个透心凉。

慢慢的张宏金发现,不少人还停留在“疼痛只是一种症状”的旧观念上,即使是其他广大医务工作者不了解疼痛科的现象也不少见。

张宏金曾经怀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当他看到被疼痛折磨几年甚至十几年,却在他这被治好后,他会内心坚定的告诉自己,我要坚持下去,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疼痛,要让跟多的慢性疼痛患者摆脱“暗无天日”的生活,这才是他选择疼痛科的初心。

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的市二院疼痛科在诊疗技术上已经达到国内一流疼痛科的水平。建立了“椎间盘超市”、三叉神经半月节射频热凝术治疗三叉神经痛及神经毁损或鞘内吗啡泵技术治疗重度肿瘤疼痛等三大学科品牌,是连云港地区最优秀的疼痛科之一。

“我家老爷子80多岁,三叉神经痛30多年了,以前口服药后头晕哪都去不了,在疼痛科通过微创手术解决了问题,现在每天能绕苍梧绿园好几圈,高兴着呢”来自山东的梅女士对其它来疼痛科就诊的病人说;患严重颈椎病的患者老李,近2年来每吃一顿饭都需要上床平躺着歇好几次,四处求医已近沮丧绝望,在疼痛科住院一周治疗后痊愈出院,见谁都夸张宏金技术好,疼痛科应该让更多的病人知道。以上这些病例在疼痛科举不胜举,这也让张宏金充满了成就感和自豪感。

疼痛是治 而不是止

在没有疼痛科以前,由于我国多数治疗手段仍是镇痛药物加传统的按摩、牵引、热敷、针刺等,能直接针对慢性顽固性疼痛的“病根”进行治疗的并不多,神经痛的微创介入治疗还没有能广泛应用,致使疼痛医学的独到效果还没有充分显现出来。这也就难怪大家会误解治疗疼痛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解决问题”。

张宏金表示其实,慢性顽固性疼痛本身就是疾病,能解除他们的疼痛,当然就是治其“本”,随着疼痛科的建立和近五年的发展,疼痛科早已不用打封闭,也远非吃两颗止痛片。现在疼痛科的诊疗手段已经非常先进,绝大多数的疼痛性疾病都能作出正确诊断,疼痛科已经是一个对因治疗临床学科,实现了以微创靶向治疗为主要治疗手段的综合治疗,实现了以治本为主和标本兼治阶段的质的飞跃。

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苏ICP备 11020020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331号

东院区地址:海州区海连东路41号   电话:0518-85775003   邮编:222006

西院区地址:海州区幸福南路161号  传真:0518-85214221   邮编:222023

技术支持:江苏正融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