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我院“80后”援疆医疗队队员樊继泷

“80后”曾被冠以“垮掉的一代”、“叛逆的一代”、“特立独行的一代”等各种称号。如今,年长些的已过而立之年,在各行各业均能独当一面,医疗行业亦不例外。大家对于80后的普遍看法是:充满激情、大大咧咧、勤奋与懒惰持平、个性太强、缺乏挫折教育、不愿加班等。不管你承不承认,这的确就是现实中的80后,他们在质疑中成长,但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前行。他们正在接过前辈们手中的接力棒,逐渐成为推进社会发展的主力军。

今天笔者要介绍的就是市第二人民院普外科的一位“80后”医生樊继泷,他的身上又会有哪些标签呢?

 “泥腿子”洗干净了!

谈到为何学医,樊继泷先给笔者讲了一个故事,“妈妈说我小时候一年夏天的晚上突然被一口痰堵住了气管,当时就喘不上气了。我妈疯了似的抱着我冲向同村的四大爷家,他是我们村唯一的一名医生,一名赤脚医生!不顾老家的传统,就在他家的堂屋给我做的心肺复苏,这也是我学医之后印象最深的术语,因为我亲身体会过。”樊继泷开玩笑的说,“当我醒来的时候,妈妈的眼睛是肿的,满脸泪水,额头和两个膝盖全都破了,妈妈说她跪在院子里给老天磕头,磕破了,还好我又回来了!整个院子里都是村里的人,都是被我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给引来的,看我醒了,都议论着说命大。此后的许多年,我妈都是半夜起来摸摸我的鼻子,看我是不是还正常喘气,直到高中住校。就这样,学医的种子慢慢地种在了我的心里,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吧,医学这条路是我今生必定要走的。”

2003年高考结束,樊继泷在填志愿的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第一志愿填的医学院校,后面选的哪些学校他自己都不记得了。报完志愿后他跟随父亲去青岛工地打工,凌晨4点半起床上工,晚上8点收工,每天15-16小时的重体力劳作只换回40元的报酬。樊继泷说,“整整40天的劳动,让人体会到了饿的能吃下一头牛和困的躺着就睡着的感受,我没说过一声累,父亲也没有过多的言语,我咬牙坚持着,内心却暗暗发誓,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做工!”

不久后,高考录取结果出来了,樊继泷成功被徐州医学院录取。得知喜讯后,父亲高兴的说明天就回家,晚上一起做工的几个叔叔大爷们一块喝酒,他们都夸樊继泷出息了,终于把“泥腿子”洗干净了,父亲喝醉了,因为樊继泷成了他的骄傲。一向拖欠抠门的工头,第二天爽快的结了工资给父子俩,说是给他们回家办升学喜宴。到家的那天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几乎整个村子的亲友都来了,因为樊继泷考的是医学院,他们都说以后就是大医生了,治病救人是为子孙后代积福,为祖上添光彩的。在他们眼中医生是十分受尊敬的人。

“小鲜肉”变成了“老司机”

“我到现在还记得大学开学第一天辅导员给我们上课的情景”,说话间樊继泷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捋了一下本就不长的头发,“我来给你模仿一下,同学们,欢迎你们选择神圣的医学事业,医学是容不得半点马虎的,所以你们都要做好吃苦的准备,这苦恐怕跟你们的高中生活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听了辅导员的一席话,再想想高中时班主任和我们说的‘你们现在都好好的努力学习,现在多苦一些多累一些,将来考上大学你们就轻松了,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发现老师都一个共性,就是喜欢骗人”樊继泷笑着吐槽。可是吐槽归吐槽,樊继泷在学习上一点都没有懈怠。之后五年的学习生活充分验证了辅导员那语重心长的开学慰问,果然是透心的苦,毕业时的书本从宿舍的地面一直垒到了天花板。每年都能拿到奖学金,大四时经过同学们一致推荐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实习时期荣获优秀实习生,所有的荣誉都是樊继泷比别人加倍努力后获得的。谈起大学五年的感受,樊继泷只说了四个字,“我不后悔!”

毕业后,经过重重考试,2008年7月24日樊继泷接到了到了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入职通知,于是他放弃了读研,迎来了人生的一个新的阶段。上班后的生活就像一个陀螺,一下也不能停下来,因为停下来是要被抽的。

经过了一系列轮转培训,他最终定在了普外科。用樊继泷的话说,“工作很忙很累,但很充实很有成就感,虽然有过迷惘,有过叹息,一路走来却也不乏鲜花和掌声,同事们的鼓励和支持,患者的微笑和谢谢都是我无尽的动力和源泉。顺利通过规范化培训,职业医师资格考试,主治医师职称评定,由一名懵懂的住院医生一路成长为一名‘老司机’,通过苦练基本技能,苦学理论知识,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当会诊时听到说樊医生来了,老病号哪都不去非得等我的时候内心会有小激动,但更多的是责任和压力。”

倍感荣幸,但也责任重大!

2017年8月当得知我市要组织一支援疆医疗队时,樊继泷积极报名。经过层层选拔,他最终入选支援新疆霍尔果斯人民医院的援疆医务人员,并作为援疆医疗队队长兼援疆医疗队党小组组长。谈到此,樊继泷说,“这是组织对我信任,我倍感荣幸,但也责任重大!”

8月24日下午,到达霍尔果斯市不到72小时,樊继泷就遇到了第一位棘手的病号。患者是一位哈萨克族老大爷,头一天晚上8点多挤伤右手食指,中指,环指大面积撕脱伤,伤后竟然随便包扎了一下就没到医院看,十几个小时后才被子女送来就诊。樊继泷查体后见右手被毛巾包裹,血已浸透。打开发现食指,中指,环指指腹大片撕脱,部分皮瓣苍白,污染严重。问他为何不早点来看,说的哈族语言樊继泷听不懂,只能找到当地医生做翻译。通过翻译得知因为路远来医院十分不便,老大爷又认为没事,差点自己把肉给拽掉扔了。他问樊继泷能不能把肉去掉,包扎好了就回家。樊继泷通过翻译告诉大爷他的伤情还要通过X光看看有没有伤及骨头。

结果,手部X线见左中指陈旧性骨折,问病史才得知3-4年前受过伤,也没有看,自然愈合了,所以他觉得这次也没啥大问题,皮外伤而已。通过当地医生跟他讲了他目前情况的严重性,告诉他需要尽快清创缝合,他还是积极配合了,没有手术室,没有麻醉师,彻底清洗污物后,消毒铺巾,局麻后探查创面,污染较重,彻底清除泥沙等污物,未见明显肌腱断裂,消毒创面后复位皮瓣,间断缝合。消毒包扎后建议其住院观察,老人还是拒绝了。告诉他要继续打针,防止感染,他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樊继泷以为他在祷告,后来当地医生说他一直在讲谢谢、谢谢。

因为经济条件不好。新疆地广人稀,霍尔果斯整个市的居民只有8万多人,多民族聚集,当地好多人住在山上,交通不便,出门看病就成了难事。“我们会珍惜这次援疆工作,在完成医疗工作任务的同时,积极全面开展带教指导工作,与霍尔果斯市的医务人员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共同提高医疗技术,造福当地人民。”樊继泷说。

连云港市第二人民医院 版权所有          苏ICP备 11020020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331号

东院区地址:海州区海连东路41号   电话:0518-85775003   邮编:222006

西院区地址:海州区幸福南路161号  传真:0518-85214221   邮编:222023

技术支持:江苏正融科技有限公司